NEWS
行业新闻

实现“人造生命”里程碑式突破

发表时间:2018-11-08 15:23 阅读:
    如何突破集成电路的“卡脖子”技术?去年底,上海将硅光子列入首批市级重大专项,布局新一代通信芯片——硅基光互连芯片的研发和生产。预计明年第一季度,我国第一条硅光子研发中试线将在沪建成,有望使国内企业摆脱对国外光芯片供应商的依赖。除了张江实验室牵头的硅光子专项,中微、新昇、兆芯等一批上海企业,也在集成电路产业链上取得关键核心技术突破。
  一年间,上海加快布局张江实验室,建设张江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今年4月,我国迄今为止投资最大、建设周期最长的科技基础设施项目——硬X射线自由电子激光装置在张江开工建设。这一“大国重器”计划于2025年竣工并投入使用,为用户提供高分辨成像、先进结构解析、超快过程探索等尖端研究手段。昨天凌晨,上海光源二期首条光束线站顺利出光,未来将有更多的光束线站投入运行。
  在建设大科学装置的同时,上海涌现出了多个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研成果——“甘露寡糖二酸(GV-971)”三期临床试验完成,有望作为治疗阿尔茨海默症的新药获批上市;世界上第一只体细胞克隆猴在沪诞生,将推动我国率先发展出基于非人灵长类疾病动物模型的医药研发产业链;世界上首例单染色体真核细胞问世,实现“人造生命”里程碑式突破。人工智能是引领这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战略性技术。2018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上海市委书记李强表示:“我们将以面向全球、面向未来的视野,全力打造人工智能创新策源、应用示范、制度供给、人才集聚的‘上海高地’。”
  一年间,这块高地正在崛起。去年11月,在市委副书记、市长应勇见证下,上海市政府与商汤集团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而今,这家全球估值最高的人工智能企业在上海已有近400人规模,其自主研发的深度学习平台,已应用于智慧城市、智能手机、智能汽车等诸多领域。也是去年11月,上海依图科技在美国国家情报高级研究计划署主办的全球人脸识别挑战赛上,获得算法检索准确率冠军。而今,依图科技正在参与进博会安保工作。他们还与三甲医院合作,开发出肺癌影像智能诊断系统。
  
 建设科创中心,既要有高精尖的科技突破,也要有充满活力的创新生态。一年间,上海大力改进营商环境,扶持科技型、创新型企业成长。今年,市科委和市财政局计划发放总价值8000万元的科技创新券,为企业与科技服务业机构的合作提供资助,以提升企业的科技创新能力。这种国内首创的创新券模式,已开始在长三角地区推广。目前,沪、苏、浙、皖科技主管部门共同主办的首届长三角国际创新挑战赛正在进行。大赛是一个平台,旨在通过需求互通、服务互通、数据互通,推动长三角协同创新,让上海的创新辐射带动力不断增长。 作为VR内容应用领域的热门项目,除了PSVR这种专注游戏的周边设备之外,VR SNS在各大主流VR平台上的曝光率始终不低——太远的玩票试水内容且不论,早在2016“VR元年”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在Steam平台上看到了不少崭露头角的此类应用,历经风雨一路延续至今例子的更是不在少数——诸如《High Fidelity》《AltspaceVR》以及《Rec Room》都属于典型代表;而在进入2017年之后,特色更鲜明知名度更高的VR SNS也开始在我们眼前浮现——例如试过都说好的《TheWaveVR》,再例如大家都不陌生的《VRChat》。
  那么,这些五花八门的VR SNS究竟是如何存活下来的呢?答案同样是五花八门——《High Fidelity》选择了“开源”和“高自由度”作为核心卖点,《Rec Room》的选择是“多人游戏导向让大家先玩起来”,《TheWaveVR》从一开始就把产品定位成了“以VR音乐LIVE体验为核心的多人在线社交平台”,至于《VRChat》,能够在一夜之间爆红除了Youtube主播带动的风潮之外,“兼容非VR设备”同样属于重要原因之一。相比之下,自从上线以后始终没有找准重心卖点的《AltspaceVR》则显得颇有些尴尬,苟活到2017年7月的时候甚至还公布过“平台无以为继准备关张”的公告——要不是微软及时出手收购,这款平台除了被人遗忘之外,恐怕再无其他下场。
  看到第三方内容厂商如此热衷此道,传统SNS平台自然不会善罢甘休——自从在2014年收购了Oculus之后,Facebook便开始有条不紊地展开VR SNS相关的软硬件布局,随后在2016年的F8大会上,我们看到了可以通过手势、动作和语音进行交流的“Facebook出品”VR社交应用雏形——至此,扎克伯格似乎找到了满意的VR SNS发展方向,在接下来的几年当中,每逢Oculus举办年度大会,我们总能在现场公布的PPT上看到这项计划的新进展。然而遗憾的是,尽管出自Facebook这种VR软件硬件两手抓且不差钱的大厂,但在VR社交领域,Facebook付出的努力与收获的回报完全不成正比——除了在每年的F8和OC大会新闻列表中刷一把存在感之外,你还听说过多少Facebook或者Oculus在VR社交应用上取得过新进展的报道?
  所以说,究竟是何种原因导致这些率先登场的VR社交平台遭遇了不尽相同的坎坷命运,甚至连资本、经验、声望与影响力皆属行业翘楚的一线大厂也没能赢得预想中的绝对优势?关于这个疑问,回顾一下上文的总结,再来联系一下近年来VR行业发展的现状,大多数朋友应该都不难得出这个答案:
  之所以传统SNS平台能够顺利发展到如今的规模,数量充足且带宽足够的互联网接入用户(无论是PC还是移动设备)无疑是最重要的前提;相比之下,如今的VR硬件开拓的市场规模显然远远不够,使用习惯乃至用户粘性更是远未成型——既然连指望用户每天戴上VR头显在虚拟世界流连一番都属于奢求,又怎么能指望锦上添花性质的VR SNS能在这个时代落地生根呢?
  正因如此,但凡是在现如今取得过阶段性成功的VR SNS平台,“社交为辅,其它卖点为主”已经成为了心照不宣的行业潜规则——不管是音乐、游戏、能让Geek书呆子玩出花样的软件接口还是上线围观乌干达口音的红皮针鼹,首先必须让登上平台的用户有事可做或者至少找到乐子,然后才轮得到“社交”这种更高层次的体验需求。尽管看上去颇为本末倒置,但考虑到现如今的VR平台互联网应用远未成熟,这种“内容驱动基础发展,基础支持上层建筑”的递进式发展策略也算是预料之中的结果。
  由此可见,用手机平台的微信应用去对标马化腾口中的“VR微信”,指望在一两年之内看到水准接近乃至齐平的产品是完全不现实的;不过,这并不意味着腾讯选择在一两年之内上线VR微信毫无意义,恰恰相反,只要认清产品定位踏出稳健的第一步,腾讯完全有可能凭借这款应用掘出VR互联网通讯时代的第一桶金。
  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VR微信?

Copyright © 2015-2016 庆元县淤上乡中心小学 版权所有 Power by 【网站地图